说到民国东北部,张作霖的名字似乎是首屈一指的,但有一个人不仅与张作霖的名字不同,而且在威信上仅次于张作霖。人是“抚仙”张作祥。不管他们叫什么名字,他们都不是血缘关系,张作祥的名字来自他母亲的梦,梦见自己当总理时,张作祥的名字就诞生了。
然而,张作祥不仅没有当官,还成为了土匪,他继承了张作霖成为了土匪,张作霖对张作祥非常钦佩并与他结为兄弟,但兄弟的性格完全相反。与张作霖的统治和曝光相比,张作祥是保留和保留的。
郭嵩ling的叛乱被镇压后,由杨玉婷和吴俊生率领的高级领导人为张作霖加油,后者很生气并说服了他杀死所有叛徒,但张作祥尽了最大的努力说服他,并在他面前哭泣张作霖,阻止了东北。军队是兄弟般的。
即便如此,张佐对张作霖的家人也无话可说。张作霖死后,杨雨婷建议加张作祥的黄色长袍,当时张学良是个黄发孩子,如果张作祥上任,他不敢说一个字,但张作祥穿上了西装,将司令长送给张学良。
张学良当时不敢接受,因此拒绝让世叔来控制局势,但张作祥坚决不同意并试图确保张学良担任总司令。在张作祥的支持下,没人会敢质疑张学良,但1931年让张学良不打退缩,冯氏家族垮台,张作祥被迫住在天津。当时,许多人说,如果张作祥执政,日本人将不敢发起9月18日事件。
后来,日军入侵中国北方并在各地招募了著名的叛徒,张作祥也是主要候选人之一,当时日本人定下了800万两白银的价格,但张作祥却没有被一座银山所打动,他不愿说自己年纪大了,即使有钱也不能花钱,因此他决定不离开这座山。当时张作祥的儿子和侄子都在国民军中,如果他成为叛徒,这场战斗是不可能的。
后来,蒋介石想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竞争东北部,并邀请张作祥出兵,但张作不再对战争感兴趣,并请蒋介石向高明询问解放军。东北在家里种花草的张作祥遭受了一场不公正的灾难。一些不认识张作祥的解放军士兵把他当作囚犯,当四大荒原的高级官员得知此事后,他们立即向张作祥道歉。1949年3月,派人陪同他去天津。张作祥在天津去世,享年6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