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发(2020)38号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官,
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
发出“与刑事诉讼标准化有关的几个问题
意见
中央直辖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门(办公室),国家安全部门(办公室),司法部门(办公室),解放军军事法庭,军事检察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生产建设兵团自治区厅
为进一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实施认罪有罪宽大处理方案,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程序,确保定罪公开公正。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修订和完善了“两个最高法院关于统一刑事诉讼(司法诉讼)的各种问题的意见”。和三个部”。对问题的意见,请认真执行。关于执行情况和遇到的问题,请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报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官
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
2020年11月5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官
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
关于与刑事诉讼规范有关的各种问题的意见
为了进一步推进以程序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的改革,引入宽恕制度认罪和惩处,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程序,确保定罪公开公正,这种观点是一致的。制定了《刑事诉讼法》及有关司法解释和实际工作。
第一条人民法院在处理刑事案件时,保证刑事诉讼相对独立。
人民检察官对复审和起诉中的量刑建议进行标准化。
第二条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搜集,包括支持,审查和移送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情节的证据。
在法律规定对财产同时进行或一次处分的情况下,调查机构将根据个案情况调查被告的财产状况,并向人民检察官提供有关证据。人民检察官审查有关证据并将证据提交人民法院。
如果人民检察官确定调查机构本应在起诉调查中收集到判决的证据,但无法收集,则可以将其送回调查机构进行进一步调查或自行进行调查。人民检察院回国进行补充侦查的,侦查机关按照人民检察院的要求及时收集有关证据,以退还补充侦查草图。
第三条侦查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可以判处有期徒刑或者缓刑的,可以委托矫正机构或者有关社会组织进行调查评估,如被定罪,可以对缓刑执行情况进行监督。
市矫正机构或有关社会组织接到侦查机关,人民检察院或人民法院的调查评估委员会后,根据委托机关的要求进行调查,形成评估意见并提出。如果未委托调查评估报告或者未在判决前收到调查评估报告,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符合适用的控制和缓刑要求,可以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控制和缓刑。
第四条侦查机构移送侦查,起诉时,可以向人民检察官就因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发布禁止令和禁止就业的陈述。人民检察院成立检察院时,可以就宣布禁止令和禁止就业提出建议。被告及其辩护律师,受害人及其代理人可以就是否应说明禁止令和对被告的交易作出评论并说明原因。
人民法院发布《禁止令》和《禁止就业令》时,应根据犯罪的起因,犯罪类型,犯罪手段,performance悔的表现,个人表现等,以及与违法行为的相关程度。考虑被告犯下的罪行,并做出有针对性的决定,禁止干预某些职业,活动,进入某些地区,地方,联系某些人等。
第五条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检察官可以在设立检察院时提出惩罚性建议;被告人认罪并接受处罚的,人民检察院将提出惩罚性建议:
(一)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可靠,充分;
(2)对量刑建议所依据的法律上较严厉,减轻,减轻或免除的处罚条件进行了审查。
(3)调查了量刑建议所依据的量刑情况,例如酌处权较重和较轻的句子。
第六条量刑建议包括主要条款,附加条款以及是否适用假释等。主要条款可能有特定的范围,或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根据具体情况提供判决建议可以确定费率,如果提出财产罚款,则可以提出具体数额。
第七条经常性刑事案件,人民检察院根据新的类型和异常犯罪提出建议,可以参照有关量刑规定提出建议。提出建议时,必须说明原因和依据。
第八条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有多项犯罪行为提出起诉的,对每项涉嫌犯罪定罪建议,对在多次处罚后法律决定执行的判决提出建议。
如果是共同犯罪,人民检察官应根据每个被告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所承担的刑事责任,分别提出定罪建议。
第九条人民检察院可以提出建议并将其与起诉书一并转发给人民法院;如属直接案件,则定罪直接,适用快速程序,作出裁决建议也可能包含在起诉书中。
量刑建议应包括主要判决,补充判决,是否应假释以及人民检察官对被告定罪的理由和依据。
人民检察官以建议形式提出建议时,人民法院如果发出起诉书副本,则将建议发送给被告。
第十条检察官,被告人及其辩护律师,受害人及其代理人可以在刑事诉讼中提起刑事诉讼,并说明理由,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对此案立案,第11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侦查机关告知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寻求法律援助的权利,并依法通知法律援助机构,委托律师为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人提供辩护或法律援助。
第十二条:采用加急程序的情况下,在确认被告认罪的自愿性质以及认罪和惩罚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之后,通常将不进行司法调查和进行法院辩论,而应在进行前宣判后,应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和被告的最终陈述。
在加速程序下审理的案件应在法院裁决。第十三条:在采用简易程序的情况下,可以在确定被告对犯罪事实和起诉中的指控无异议之后,直接针对定罪进行法庭听证,而不必区分司法调查。起诉书并自由承认有罪,并且知道承认有罪的法律后果,法庭辩论,但应在宣判前听取被告的最终陈述。
使用简易程序尝试进??行的案件通常应在法院进行审判。
第十四条被告人在确认被告人理解起诉书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和指控后,根据正常惯例进行审判,自愿认罪并承认诉讼因由的法律后果,审判的重点是定罪和其他有争议的问题。可以合理简化诉讼程序和法院辩论程序。
第十五条被告人无罪或者辩护律师为无罪辩护的,应当在定罪事实的基础上,在司法调查阶段,分别进行司法调查和司法纠纷,数额应当被告及其辩护律师可以出示证明被告无罪或有轻微罪恶并在法庭上盘问的证据。
在法庭辩论阶段,法官率先对控方和辩方进行讨论。当量刑辩论结束时,法官通知控方和辩方他们正在讨论定罪问题,建议或意见被告及其辩护律师参与定罪问题的调查不会影响提起诉讼或无罪辩护的原因。
第十六条检察机关在进行司法调查时,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类型,特点和司法程序的实际情况,适当调整取证的顺序。如果分别提供定罪证据和定罪证据,则首先是定罪的证据,然后再提交定罪的证据。
对于具有多个犯罪事实的案件,判决证据可以在为每个犯罪事实提供证据时单独提供,也可以为类似的犯罪事实提供证据。通常应提供与整个案件定罪的广泛情况有关的证据在证据阶段结束时。
第十七条人民法院在司法调查中确定犯罪事实,由被告对其适用特定的法定制裁范围,以及法定或酌处权的情况。
第十八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侦查机关或者辩护律师指示当事人在未成年人参与下编写社会调查报告的,应当在法庭上宣读并讯问。第十九条在司法程序中,如果法官对判决证据有疑问,可以宣布休庭以调查和审查证据,并可以在必要时要求人民检察院进行进一步调查和审查。人民检察院可以进行其他调查审查相关证据,并在必要时寻求调查机构的协助。
执法和辩护补充的证据应在法庭上加以讯问,然后才能用作判断的依据;但是,除非控方和辩护方没有异议,否则在法庭外有关于对被告有利的定罪证据的陈述。
第二十条被告及其辩护律师,受害人及其代理人向人民法院申请,要求在调查,审查和起诉过程中收集到证据,人民法院认为必要时,必须依法取得。,人民法院认为没有必要,如果需要转让,请说明原因。
第二十一条在法庭辩论中,应按下列顺序进行辩论:
(1)公诉人提出谴责建议,或者私人律师及其代理人在诉讼中作出谴责判决;
(2)受害人及其律师做出外部判决。
(3)被告及其辩护律师已宣判。
第22条如果在法庭辩论中出现新的刑事事实,需要进一步调查,则应在事实经核实后恢复司法调查,并恢复辩论。第二十三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审查人民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事实清楚,证据可靠,充分,指控正确,量刑建议合理的,人民法院应当采纳。
审判后,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检察院的裁定建议不适当的,可以通知人民检察院。如果人民检察院调整量刑建议,则应在司法程序结束前提出。人民法院认为,经人民检察院调整后的裁定建议是适当的,应予以采纳。如果人民检察院不调整建议或该建议仍然不合适,人民法院将依法作出裁定。
第二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告人在法庭上认罪并愿意接受处罚的,人民法院必须根据审判期间在定罪和定罪过程中确立的事实,征求原告和被告的意见。依法定罪并作出判决:
(1)被告在调查,审查和起诉阶段认罪并受到处罚,但人民检察院没有作出判决。
(2)被告在调查,审查和起诉阶段不认罪或受到惩罚。
(3)被告在一审中未认罪并认罪,而是在二审中认罪并受到惩罚;
(4)被告在审判期间不同意所提议的判决。
第二十五条人民法院在刑事判决书中说明定罪的理由。定罪的原因主要包括:
(一)关于刑事定罪的既定事实及其对定罪的影响;
(二)是否接受公诉人,私诉人,被告人及其律师,受害人及其律师的定罪,意见和理由;
(三)人民法院判刑的理由和法律依据。
在使用加急程序的情况下,定罪可以简化。
第二十六条二审案件的刑事诉讼和庭审中的重审程序,应当依照适用的法律,法规执行。如果法律没有规定,请参考本声明。在二审和重审不予审判的情况下,法官应协助审查档案,质疑被告并听取私人检察官,辩护律师的意见,受害人及其律师核实了犯罪事实和证据。
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应当以《关于适用的指导意见》的提议,通过和调整。对有罪和受惩罚的案件的量刑建议《关于认罪和惩罚的宽恕程序》的相关条款。
第二十八条本《意见》于2020年11月6日生效。2010年9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官,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司法部发布《通知》。印发《关于刑事诉讼规范化(司法诉讼进行中)的各种意见》(发[2010]35号)。同时撤销。
资料来源:最高人民检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