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7日,柏林的一名妇女收到了新的王冠疫苗。
新华社/路透社
自2020年12月在英国和南非发现新冠状病毒的不同变体以来,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出现了病毒感染突变的病例。
随着突变的新冠状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新年假期都比较“平淡”。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在澳大利亚,除夕烟花汇演是往年点燃悉尼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上空的天空,但演出时间却比往年短,因此禁止人群聚集在港口。
各种国防升级
目前,经济复苏是世界主要问题,但是随着新型突变病毒的广泛传播,各国需要调整政策并加强防疫措施。
中国人民大学欧洲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严金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突变病毒的传播与圣诞节同时发生,这对于预防和控制非常有害和流行的流行病是至关重要的。可以加速病毒的传播”。
根据《科学》杂志2020年12月2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突变病毒具有更大的传播能力,比原始病毒株高约70%,并且在伦敦最近发生的冠冕感染病例中,有60%以上是由突变病毒引起的。为了遏制这种流行病的蔓延,英国政府将新皇冠病的预防和控制水平提高到许多地区的最高水平4。
2020年12月31日,瑞士当地时间,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新的冠状病毒自首次出现以来已经有四个变种,并强调指出,尽管初步评估显示,在英国和南非发现的那个新冠状病毒已被突变。病毒不会增加疾病的严重性,但会引起疾病。如果发病率更高,各国将需要采取更加严格的预防和控制措施。
据国外媒体报道,由于担心新的冠状病毒的扩散,世界上5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采取相关措施,禁止英国的交通和人员往来。
严金指出:“英国和欧洲各国政府采取了更加严格的预防和控制措施。大多数商业活动已经停止,人们被禁止集会,除非有必要,否则他们不得外出。整个欧洲再次即将彻底关闭,这次是社区孤立。比2020年第二季度更加严重。”
英国宣布发现该突变株后,许多欧盟国家紧急限制了英国旅行者的入境。法国曾经关闭英法水下隧道48小时。两国达成协议后,英国卡车司机和部分乘客被允许在2020年12月23日之后进入法国。据CNN称,德国将被列入允许名单。尽管德国已实施旅行限制,但至少要到2021年1月6日,因为这种突变病毒在英国的传播。
发现了突变病毒的病例后,具有更好的抗流行病效果的东亚国家也提出了更严格的入境要求。在日本和韩国发现新的冠状病毒突变后,日本将允许外国人进入该国直到2021年1月底暴露。韩国宣布将暂停与英国的航班并加强对英国人抵达的测试在韩国
恢复变量增加
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英国成为第一个批准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国家。在欧盟也批准使用辉瑞疫苗并正式开始疫苗接种之后,疫苗接种将于2021年1月4日开始。
英国《金融时报》对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在欧洲国家相继进入疫苗接种之后,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到2021年下半年将有丰厚的利润。疫苗接种和7500亿欧元的欧盟复兴基金将带来提振。来自中国的病毒将触发强劲的经济复苏。可以说,变异病毒的传播是在欧洲满怀希望地迎接新年并正变得越来越难以应对这种流行的时候发生的,许多欧洲国家已经采取了更加严格的措施。封锁,增加了旅行限制,并增加了经济复苏的压力。
严金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欧洲原本预计疫情在2021年第一季度将有所改善,经济形势将逐步改善,但经济复苏的时间表需要推迟。”在艰难而旷日持久的谈判之后,2020年7月,欧盟峰会达成了价值7500亿欧元的救助协议。2020年12月10日,欧盟27个国家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在布鲁塞尔举行了一次峰会,以就实施先前制定的复苏计划达成协议。
严金认为:“一方面,欧盟向成员国和世界发出了振兴经济的积极信号。另一方面,这也表明欧盟决心促进周围欧洲国家的团结。为遏制欧洲经济主权和促进欧洲一体化而进行的流行病。
欧盟统计局(Eurostat)于2020年12月17日公开表示,欧盟经济在2020年第三季度强劲复苏,与上月相比增长12.1%,但由于第二次全球性流行病的复发,尚未达到流行前的水平,2020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预测并不乐观。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王硕认为:“欧盟经济是否会在2021年见底仍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世界经济和英国交易的失败对欧洲后续行动的潜在负面影响,补救基金的实际分配和其他因素将给欧洲国家带来许多挑战。“
英国和欧洲需要搁置争议
1月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发推文称,2021年将是英国的丰收之年,但新的冠状病毒传播变异和地缘政治博弈掩盖了对英国乃至整个欧洲的不可预知的压力。
近年来,诸如贫富差距扩大,中产阶级萎缩和贫困人口增加等问题,不仅给欧洲各国政府带来沉重的负担,而且还导致了民粹主义的增加和反对全球化的呼声越来越高。王硕说:“一旦病毒变异,流行病继续蔓延,将加剧欧洲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加剧社会分化。
在2020年的最后时刻,英国和欧盟达成了“英国脱欧”贸易协议,但达成协议并不意味着双方之间的博弈已经结束。欧盟正式退出意味着Gro英国将从2021年1月1日起成为欧盟进行非必要旅行的“第三国”,并将面临大多数欧盟国家的旅行禁令。英国政府还警告其国民不要进入欧盟国家,否则可能在2021年面临新的条件。
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当时达成的协议从根本上解决了两地货物流通的问题,但人员和金融服务的流通仍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作为临时协议,英国和欧洲之间的根本问题和矛盾没有得到解决。
另一方面,关于“复兴基金”救助协议的马拉松谈判也暴露了欧盟内部的脆弱性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王硕说:“欧洲是否会保持统一,以及建立和分配综合红利的问题将决定回收基金的实际效果。”
“分裂”之后,英国和欧洲正在积极寻找新的发展伙伴和机会。英国目前正在与许多国家签署贸易协定,欧盟和中国正在按计划于2020年底就欧盟的中国和中国投资协定进行谈判。尽管英国和欧洲是分开的,但双方的利益是一致的交织在一起,面对这种流行病什么也不做是不现实的。
王硕相信吗?英国和欧洲联盟应尽快解决英国脱欧的矛盾,携手抗击这一流行病,并确保业务,贸易,人员往来和其他关系的平稳过渡,以避免已经受到英国脱欧影响的问题。双方都受到影响,全球经济增加了更多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