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充满各种风味,生活中的每种口味都不同,每个人都喜欢不同的东西,有钱可以吗?拥有金钱是件好事,但是有很多人除了金钱以外还从事其他工作,就像我祖母曾经说过的:“为什么当你年轻时很难在外面赚钱?你这样干吗?足够的钱就足够了。”
在很多人看来,与花很多钱相比,能够与他们熟悉的家乡的亲戚一起享受家庭幸福也很幸运,其中包括今天故事的主角李兆南。要讲述李肇南的故事,必须从父亲李洁夫开始。
李杰夫来自广东顺德,开了两家天宝荣金店和永胜银店,专门从事黄金,白银,外汇和外币的交易。李杰夫一家有5个孩子,最大的和第二个孩子不幸去世,不幸的是他们早逝,仅剩下三个孩子,分别是李兆麟,李兆基和李兆南。
看到这个之后,您可能已经知道家族的历史了。对了,这个李兆南是香港第二大富翁李兆基的弟弟。
那是一个动荡不安的时代,中国大陆很少有地方能逃脱战争的硝烟,尤其是广东作为现代中国文明的港口。起初,李家一家靠家门口赚钱,但后来抗战爆发,抗日战争爆发,全家遭受了苦难。粤。
当李杰夫看到目前的局势越来越紧张时,他再也忍受不了了,只能让孩子们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他说要让几个孩子去不远的地方毕竟,当时这仍然是英国的让步。尽管英国也是盟国,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的强国,但它是反抗日军的主要力量,但至少日军并未特别准备直接面对驻香港的英军,而且它稍微稳定一点。
李兆麟和李兆基都了解他们父亲的辛勤工作,并希望找到另一种出路,但李兆南却有所不同。作为家庭中最小的孩子,李肇南不仅受到父母的照顾,而且受到他的两个兄弟的照顾。他为家庭的温暖而贪婪,不想离开家独自一人。
当李杰夫看到自己的小儿子不想离开时,他不由自主地仍然温柔,所以只有李兆麟和李兆基开始了旅程。
一个人在陌生的土地上生活不容易,两个兄弟没有一起发展。在李兆基去香港和各省之前,李兆麟先去了澳门,仍然经营着旧银行的金银业务。,由于在澳门没有太多业务,因此李兆麟于1951年离开香港到香港发展。
很少有刚来香港,努力工作的年轻人不受对外贸易的诱惑。这里和当时的大陆有两个世界,欧洲和美国的各种新颖事物使李兆麟突然着迷。但是做外贸不是那么容易,失败后李兆麟求助于口香糖业务发展,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在经历了很多失败之后,我十年来没有做任何事情,如果是普通人,我会很绝望,但李兆麟却不是。这次,他瞄准的是刚刚起步的香港房地产业务。进入这个行业。1965年,成立了“赵氏移民工业有限公司”,然后成立了许多建筑公司。从土地,建筑工程到房地产等的所有服务都是自给自足的。公司。该公司的净资产达数百亿欧元。
李兆基是当之无愧的房地产经纪人,他的财富比哥哥强,据统计,他退休时的个人财富已达到3000亿,其中有不少于2000亿的隐形财富李兆基并没有像他的兄弟那样走个弯路,而是在1948年直接以1000元人民币的身分来到香港,这笔启动资金已经是一笔大资本。李兆基起初也选择了黄金和白银业务,但除了外汇,外汇等业务外,李兆麟的业务还不止于此。很明显,他在香港为这些行业开设了办事处自己的家。香港与澳门不同,此时香港人很多,战争的炮弹使许多内地商人到香港避难,那里有大量金矿,因此李兆基赚了很多钱,它对应于第一个金罐..
有时候生活中的相遇是如此的美好,后来李兆基也决定做外贸业务,但是与李兆麟不同的是,他的外贸业务非常成功,同时他也活跃于五金业务,意味着他最初的起始资本比他的兄弟还多。为固定。
此后每个人都必须非常清楚。在李兆基有了足够的初期资金之后,他赶上了第一波房地产浪潮,同时他发了大财,因为他比哥哥有更多的入门钱。成为绝对的亿万富翁。
另一方面,唯一一个即使与父母同住也留在家中的兄弟李兆南真的没有生意可做,伴随着国内动荡,新中国终于成立,但人民也失去了财富。这家商店的生意恶化了,最终李兆南不得不在附近一家工厂当工人。
但是李兆南心态很好,他不想发财,只需要能够照顾食物和衣服即可。后来他买了一栋60平方米的房子,娶了一个女人,并抚养了父母。即使房子很拥挤,小房子也充满了欢笑和喜悦。
实际上,这两个哥哥在发展之后并没有想念他,李兆南甚至在胡润百富榜上也持有200亿股平安保险股份,价值高达200亿美元,而这些股份是由他的兄弟们赠予的。但是他从不相信这笔钱将是他自己的,他可以像往常一样生活。
看到这个弟弟不需要钱,李肇基只能努力地训练他的侄子,并将李肇南的后代送到国外接受更好的教育。
根据李兆南的说法,有才能的人做伟大的事情和赚多少钱,他们不是那种坚强的人,在生活中他们珍惜这种平常的幸福,当他们从兄弟那里拿钱时,会感到更糟。首先,这确实是没有必要的,我决定和父母一起去,而我的兄弟们并不需要为此补偿自己。
每个人的追求实际上是不同的。我们认为李兆基和李兆麟确实是成功的人,自负,并且拥有普通人甚至无法想到的财富。但是,李兆南的弟弟的人生道路却截然不同,相信幸福就是生命。中间的小事是他家人的陪伴,他的选择没有错。我希望阅读本文后,每个人都能发现生活中更有意义的幸福,并且不能将金钱视为唯一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