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的团队又在努力!昨晚,《柳叶刀》(The Lancet)在线发布了世界上首个针对5型重组腺病毒(Ad5)的新型冠状疫苗的第一阶段临床研究结果,结果表明,在接种新冠状疫苗后的第14天观察到了志愿者使用AD5媒介物时,快速的特异性T细胞免疫反应在第28天达到高峰。
该研究是由军事工程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军事医学研究所和中国军事科学研究院的学者陈伟领导的团队进行的一项临床试验,该研究招募了108名健康志愿者(18至60岁),分为三名组:接受不同剂量的疫苗(低剂量组,中剂量组,高剂量组)。在接种后28天内,该疫苗在不同剂量组中显示出一种良好的耐受性和免疫原性。接种后7天内,低剂量组30例(83%),中剂量组30例(83%)和高剂量组27例(75%)报告了至少一种副作用副作用为发烧[50例(46%)],疲劳[47例(44%)],头痛[42例(39%)]和肌肉疼痛(18例)(17%)]剂量组报告的症状为轻度或中度,在接种后28天内未观察到严重的不良事件。
图片:陈伟院士(来源:中国军事网)陈伟院士在《柳叶刀》杂志上接受采访时说,应谨慎解释这些测试结果。开发COVD-19疫苗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触发上述免疫反应的能力并不一定意味着该疫苗可以保护人们免受新的COVID-19冠状病毒的感染。《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ughton)在社交媒体上与并分享了以下消息:“首次使用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进行的人体实验表明,它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可以诱导快速的免疫反应。这些结果表明重要的里程碑。”陈伟院士最近宣布,目前有508名志愿者正在参与重组新的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injiz的II期临床试验,并将于今年5月删除,直到20日世界卫生组织举行关于新发冠状肺炎的新闻发布会,玛丽亚·范·科霍夫(Maria Van Kokhov)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应急计划技术主任说,目前正在开发120多种候选疫苗,并且实际数量肯定会更高,其中一些正在临床评估中。实际上,学者陈伟对疫苗的贡献远远超过了这种新的王冠流行病。2003年,SARS和SARS在全国范围内爆发,陈伟被任命为SARS病毒研究团队的负责人,并且是第一个隔离SARS病毒罪魁祸首的人。2006年,当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什么是“埃博拉”时,陈伟领导了有关这种有效病原体的相关研究,她非常清楚:“埃博拉只是我们的逃脱之路。”作为西非埃博拉疫情的大规模爆发,埃博拉病毒是自1976年以来最快的变异病毒,该暴发首次将非洲从欧洲转移到了欧洲和美洲。有一阵子,世界谈论“天使”污点。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陈伟的团队通过tRegular的科学技术研究,在临床实践中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基因型埃博拉疫苗2014,在中国的自主研发海外临床疫苗试验中实现了“零”突破。该地区无数的生活打开了希望之门。自29年以来与该病毒接触的陈伟院士已成为她成名和财富的习惯。在接受中国军事网采访时,陈伟院士说:“将科研成果转化为战斗力是我最大的赞誉。”版权声明
此项目的原始转载,请联系授权
-结束-
有关更多医疗信息,请单击“阅读原件”以查看负责的发布者:何路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