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近一周的深圳数字人民币数字迁移测试已成功完成。通过“幸运者”的亲测,数字人民币终于解决了“难题”。数字人民币的付款经验是什么?消费者和贸易商如何接受?我们可以从这次试点活动中学到东西,无法想象数字人民币的“真实面孔”吗?
数字人民币测试已经结束,付款体验如何?
18日晚上9:05,深圳敏丽在罗湖区的一家超市里用她的人民币数字钱包里的最后59元,用收银员手中的扫码器发出一声清脆的哔哔声。
“当我用数字人民币的那一刻,我有点不情愿。”李告诉记者,她用数字人民币在超市买饮料,去书店买书,在超级市场买零食……计划使用的目的是更多地体验人民币数字钱包。每次她在其他任何人面前打开人民币数字钱包时,都会引起很多关注。
↑图为深圳市华润万家拥有的一家超市的收银机,显示接受数字人民币付款。
这次从深圳分发的1000万元红包以“抽奖”的形式发放。从10月12日下午6:00开始,赢得彩票的“幸运儿”开始了“买,买,买”的支付体验。试点活动于18日午夜结束。到期后仍未使用过的红色信封将被退回。因此,许多人争先恐后地“勉强”将最后一分钱花在人民币数字钱包中,直到周末。
18日下午9:00,深圳市民赵泉海在加油站的人民币数字钱包里放了200元钱。“当您停止使用它时,它就会过期。您为什么要体验?”赵全海告诉记者。“扫描QR码付款的体验类似于微信和支付宝。
根据深圳市有关部门10月19日发布的数据,10月12日午夜,成功接待“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的个人有47,573人,其中红包成交18,62,788笔,成交金额876.4万元。
支付制度改革后,商家的接受情况如何?
深圳数字试点人民币红包的目的之一是刺激消费和国内需求。据深圳有关部门介绍,除了红包交易,一些成功人士还拥有自己的电子钱包,充值消费为901,000元。
为了在试点阶段支持数字人民币的传播和使用,深圳市罗湖区的3389个商户已经完成了数字人民币系统的转型,包括大型购物中心和超市,民生服务,类似零售和餐饮消费。消费者可以使用条形码付款或近场付款而无门槛消费。
“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为我们提供了相关设备。我们只需要免费更新内部软件系统即可。”华润万家营销部品牌管理总监严江(控股)有限公司告诉记者,目前,深圳华润万家在罗湖区的26家门店均已更新其收银机系统,并对所有收银员进行了培训。10月18日午夜,华润万家接受了近244万元的人民币数字支付。
为了支持数字人民币消费,必须改革相关的支付系统。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此前曾写道,鉴于对技术的高要求,商业银行在数字人民币流通过程中被指定为运营机构。基本面和系统管理可以与其他商业银行和相关机构合作明确责任和权利。在这种关系的基础上,共同为公众提供数字人民币流通服务。
↑图片显示了数字人民币应用程序中显示的数字人民币风格。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只有经过系统转换并能够接受数字人民币的交易者。但是,重新设计的费用将不会由贸易商承担,而是由广告和运营机构承担。深圳的试点活动不仅是对人民币数字支付情况的检验,也是对运营结构的检验。从该试点活动中可以看出,尽管数字人民币具有独立的应用程序,但中央银行和指定的运营机构正在使用联合构建和共享方法共同开发钱包生态平台并实现其自身的功能特征。
数字人民币显示出其本来面目。哪些假设被证明是“被误解了”?
随着人民币数字钱包的正式公开露面,有见地的数字人民币证明了一些较早的假设是“被误解了”。
-数字货币不仅仅是区块链。
正如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已经介绍的那样,数字人民币在研发工作中没有预设的技术路径,他可以在市场上竞争以选择最佳的货币,可以考虑使用或选择使用区块链技术在现有电子支付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新技术充分调动了市场的激情和创造力。
法定数字货币既不是数字加密商品,也不限于特定技术,不仅区块链技术的引入是数字货币,记者了解到数字人民币在某些方面使用了区块链技术,但不适合零售由于区块链的某些技术特性而被广泛应用。
-数字人民币对商家不是强制性的。
根据现行规定,商人不能拒绝现金。尽管数字人民币可以代替部分现金,但支付系统需要重新设计以支持数字人民币消费,因此有一定条件要求经销商接受。
参与数字人民币运营的机构人士表示,数字人民币的传播和运营是市场驱动的行为,运营和服务组织改善了客户和交易者的体验,激发并创造性地动员了各方,并确保数字人民币广泛可用。
-数字货币不能代替第三方移动支付。
在数字人民币流通过程中,支付链中的所有各方必须共同前进。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研究所已与京东数字技术集团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促进数字人民币的应用。蚂蚁集团宣布了吗?还宣布将积极参与人民币数字化研发试验。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明确表示,数字人民币是“人民币的数字化”。作为纯粹的公共产品,数字人民币将成为电子支付的重要补充,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