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于1940年代,我的母亲是一个知识分子女性,从我小的时候就接受过正规教育,我认为未来更美好,梦想拥有更前卫的梦想。
由于我的出生问题,即使我的丈夫李俊出现之前,我看起来很漂亮,大多数人也不敢靠近我,更不用说爱情了。
李军是部队的复员干部,是一位了不起的老板,文化底蕴不大,与我相貌迥异,比我大十二岁,在部队中处于领导地位。
尽管李军的条件不符合我的期望,但他不喜欢我的血统,可以为我提供足够的保护和安全,我再也不必担心,那时我没有更多的人了李军的到来无疑是挽救生命的救命稻草,我们俩共同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我们的婚姻生活很幸福,李军对我很好,也深爱着我。李军解放前参军,薪水较高,给了我舒适的生活条件,再也没有人敢歧视我了。
在李军的照顾下,我变得越来越美了,在享受李军的宠爱的同时,我常常后悔,对李军知识渊博,看起来并不骄傲感到遗憾。
我们一起养育了三个孩子,李军于2000年因病去世。
我才50多岁。由于孩子都是大人而又没有下一代,所以我的时间相对宽松,为了消磨时间,我经常去城镇广场参加娱乐活动。跳舞时遇见了男神张凯。
当我第一次看到张凯时,我被他美丽的外表吸引住了。他的脸被雕刻成一团,郁郁葱葱的黑色头发和两根细长的桃子眼睛在他的剑眉下,充满了感情,如果不注意就会让人陷入其中。他的鼻子大,嘴唇适度丰满,笑容令人眼花。乱。
他奇妙的舞蹈姿势令人难以置信,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好男人,从张凯一见钟情就完全跌倒了。
我很快就发现了有关张凯的所有消息:60岁,是一位中学的退休音乐老师,他的妻子病后不久去世,育有三个孩子,现在有一个求婚者经常陪着他。
我小时候的愿望是希望我未来的丈夫成为一个有礼貌和温柔的人。李军没有做我想做的事。张凯就像一个天赐之物,让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我很快就发展了自己的舞蹈技巧,并与张凯一起活跃地踢球。沉浸在张凯的生活中。
和张凯住在一起后,我想每天喝蜂蜜,为了赢得张凯的支持,我每天都致力于汤,为他准备可口的饭菜,洗衣服和清理家务。
张凯是一个不能休息的人,他最喜欢的是跳舞和唱歌,为了防止别人垂涎他的美丽,我必须努力工作,首先穿得更合适,并始终与我在一起。如果他有新的申请人。
我想嫁给他,但他的孩子们不同意,我们只是那样生活在一起。经过半生的搜寻,我终于找到了我的最爱。我迫不及待地向他致意。
为了证明我的诚意,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没有用过钱,所有的生活费用都是用我自己的薪水支付的。
我的孙子出生了,儿子让我回家照顾孩子,我无法忍受张凯也没有离开,张凯的孙子出生了,张凯请求我帮助,我很愿意去照顾照顾他
从那时起,我和儿子就被赶走了,我的心与张凯息息相关,对此我一无所知。
当我和张凯生活了五年时,张凯患有脑血栓并且变得更糟,起初他可以独自走路,后来他用拐杖和轮椅,缓慢地躺在床上,无法照顾自己,我享受了五个多年的幸福,实现了我一生中的爱情梦想。在随后的几年里,我不懈地陪着张凯日夜不停地工作,照顾他的饮食和日常生活,使自己尽可能舒适。
为患者服务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由于疾病的侵蚀,张凯的心情很不好,当我看到曾经风度翩翩的张凯变得不道德时,我的心就像一针刺,希望我能和他一起去到最后。
张凯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当他快要寿终正寝时,我也筋疲力尽。我从未想到张凯的儿子因为我们还没结婚就强迫我离开家。
我在张凯那里待了十年,出于恋爱,我为离开孩子和家人而努力奋斗,最后被驱逐出了她的家。当我回到家中时,儿子很少来找我。当他们最需要的时候,我没有露面。用my妇的话说:“你要抚养一个孩子。为我服务,我将为您提供支持。由于您未能抚养孩子,我们将错过抚恤金。”
邻居们低头看着我,一开始我就吹嘘自己去了海口,为了我的缘故,当我和我所爱的人在一起时,我一无所有。
但是,在过去的十年中,我用光了工资,用光了积蓄,从现在开始,我只能慢慢储蓄以退休。
我离开张凯的房子后不久,张凯去世了,我充满了悲伤,无处可诉。在我生命的前半段,出于爱情,我为别人辛苦了十年,忽略了我最亲爱的家人。一个孤独的家庭。
爱情是一种恶魔,一旦被困住就会永远,当我回顾自己的生活时,我总是无视别人对我的爱,事实上,我只是让李军很好地保护我,我只是希望爱情出现但我不知道生活有多艰难,张凯实现了我的梦想。我经历了爱的滋味,也体验了生活的快乐。
在李军的陪同下,在张凯的陪同下,我是送礼的人。最爱的人往往是最爱的人。
在我的余生中,我将独自一人结束。我的爱情开始猛烈而悲惨地结束。我的孩子们离我越来越远,我最终以一个孤独的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