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士通
在七月,阳光如火,我和铁路工作人员第一次去了成昆铁路的深处。
紧握流水的碎片,我穿过了在大渡河上一闪一闪的隧道,并左右摇摆。负责的老巡逻队刘先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对讲机发出嗡嗡声。火车驶过之前,风把我们从火车上赶了过去。火车一驶过,强劲的风就使我们拼命地往前走,如果我们稍加粗心的话,我们似乎会落入道的心中。
大渡河从隧道中升起,在蓝天白云下,成昆铁路官村坝站就在眼前。关村坝站是中国铁路史上东中市唯一的车站,据说当时修建火车站时,由于峡谷独特的地质因素,从未发现大坝,最终不得不开凿洞挖掘出的洞穴形容了火车站的奇观。
在关村坝火车站的平台上,长发模特成昆歌词的主人公抬起头,穿着从车站工作人员家借来的格子衬衫,斜倚在车站停车标志的东端。,我编织了一件永远无法完成的毛衣。那时,下午,山间缝隙里的阳光像追光灯一样射在大渡河峡谷的小车站上。小丫的脸是略带高原的红色。这是导演特别安排的杰作,小雅不戴防晒霜,坚持要在下午两点曝光。镜头中的小女孩编织着眼睛,正在路上的丈夫即将返回,她微微抬起眼睛,满脸笑容地看着车站东端的隧道入口。
我遇到了成昆铁路大渡河值班的女铁路警卫。在深山深处值班的女警卫辛勤工作,但他们不想谈论苦难,他们将沉默的苦难与痛苦和悲剧与威严融为一体。他们偶尔在山上大喊大叫,像个男人一样发泄。新的看守人在大渡河待了几天之后,经常在姐姐的穷人中哭泣,当然哭了几次后就停止了哭泣,他们日复一日地在铁路上巡逻,仔细观察火车的动向。峡谷上方的悬崖保护着火车和过路的旅客20多年来,它们一直保护着人迹罕至的山脉深处。
近年来,它偶尔在成昆铁路最高点的洪峰站下雪。七月的飞雪并不是要使天气变冷,而是使情况更糟。那里下了很多雪,火车站的铁路工人非常多。今天仍然是七月,在山上的红峰站,薛不再在这里光顾。突然,在灿烂的阳光下,闪电闪过天空,云层飞奔,意想不到的倾盆大雨倾泻而下。在宏峰火车站,几位铁路工人曾对我说:“我们在这里吃的不是苦,而是孤独。”此时,他们从我身上闪过,戴着雨具消失在暴雨中,对他们来说这不是痛苦或寂寞,而是责任。
在成昆铁路的深处,雨声袭来了著名的铁皮露营车,一群铁路人坐在车里,彼此看着对方,听着雨声,没有人直接谈论爱对她,对自己和对大山峡谷都是一种释放。警卫很真实。值班的警卫把目光盯在窗外的那棵孤独的树上,死者刚被风吹起,新芽破裂了,岁月如此平静地流逝。
当复兴的白色闪电列车全天运行时,深深珍惜的列车将使我们想起每一个碰碰和喜悦,就像我们热烈地称呼成昆铁路的“绿色列车”一样,这是令人无法抗拒和令人难忘的。成年的昆昆火车和熟悉的家人仍然是我无法摆脱的梦想。在我的梦里,即使我坐在城市的一栋高楼里,我也来回走过这些场景。透过玻璃窗,我看到了蓝天,视线出现在我眼前。
[要求填写“ huahuaxi”专栏的文章]随意提交纯粹的文学作品,如散文(包括旅行建议)和短篇小说。由于编辑的诗歌构成,诗歌不包括在提交范围内。字符数不得超过1200个字,标题应标有“散文”,“旅行”或“小小说”。该作品必须是原创作品,并且对“幻化溪”专栏进行独家贡献。禁止在一份草案中多次投稿,也不允许投稿发表的作品。作者可以在手稿中添加自我介绍和照片。不要在邮件中使用附件,请直接发送文本。一些作品摘自《中国西部都市报》《宽斋巷》。作者提供的信息包括银行卡帐户的名称,开户银行和销售点的详细信息(一个字符不能混淆,另一个字符,一个字符以下),卡号,ID号和电话号码。邮政信箱:huaxifuka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