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来源:财富电网
作者:王小康
最近,随着全球许多主要市场的兴起,长期沉默的香港股市也迅速引起人们的关注,恒生指数也有所上升。Wind数据显示,一周内(11月11日至11月27日)涨幅为1.68%,最高收于27040.41点。
同时,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数据,在过去一周(11月23日至27日)中,超过15家外资机构填补了20多家公司的头寸。其中包括著名的外国机构,如摩根大通和贝莱德。除外国投资外,国内资金最近仍在继续流入。截至11月26日,今年用于向南净买入香港股票的资金总额已超过6,000亿港元,创历史新高。随着外资激增,经纪人的呼声和公开增仓的机会,香港股市可能会是一个光明的时刻。
贝莱德(BlackRock),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等多次被枪杀
根据香港联交所的数据,过去一周(11月23日至27日),贝莱德和摩根大通在香港股市上表现最为活跃,两家分别在5家香港公司中排名31。交易日,包括两家机构均“看好”的仅有中国平安保险(香港02318)和国药控股(香港01099)。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数据,两家机构在上述公司中的股份实际上超过了5%。
特别是,贝莱德(BlackRock)似乎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复制去年的活动,特别喜欢带有“中文前缀”的公司。11月24日,贝莱德在中国再保险(香港股票代码:01508)的多头头寸被中国平安,中国铝业(香港股票交易所:02600),中石油和其他公司持平至5%左右,其中中国铝业的长期头寸超过了6%。
此外,贝莱德对汽车,经纪,制药,航运和技术行业的公司也相当乐观。顺便说一句,根据披露的数据,摩根大通最近对汽车和制药业也相当乐观,据披露,摩根大通在11月23日至24日持续增加了在药明康德(香港股票代码02359)的持股,增持了约摩根大通也对汽车产业链中的潍柴动力(香港股份02338)感兴趣,发行了703,400股股票并发行了总额约84,666,500港元的股份。在两天之内,摩根大通也总共花费了约43,744,800港元,以增加其持有的2.479万股。
在制药和汽车领域,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本周还增加了对华晨中国汽车,广州汽车,启明医疗,昊海生物,无锡生物制药(香港股票代码:02269),泰格迈德(香港股票代码:03347)等公司的持股。
与贝莱德不同,摩根大通本周也关注家电行业。海尔电气(香港股票代码:01169)是他的入选公司,也是摩根大通本周不断扩展的第四家公司。数据显示,摩根大通将6,341,500股海尔电器合并为一个总价约为2.46亿港元的股票。
南方资金开始“买,买,买”模式
随着近来对香港股市“价值下跌”的关注迅速增加,南下的资金也持续稳定地流入香港股市。
根据Wind统计,截至11月27日,南下资金连续八天净流入,全年净流入60,692,800港元,创历史新高,以个股而言,腾讯控股(香港股票00700))的净买入金额为过去7天最高,净买入总金额为48.44亿港元,远高于第二大华润啤酒(香港股份00291)股票00268),平安好医生(香港股票01833)和其他股票在过去7天里被南方基金抛售,其中南向基金中芯国际以7.28亿港元售出,远远超过了亚军紫金矿业。
积极投入公共资金
随着香港股市出现“贬值”现象,自第三季度报告以来,许多公开募股基金也被积极使用,其中最明显的是电子基金。根据三季度报告显示,电子基金中的基金整体呈现明显的上涨迹象,香港近10种基金产品的股权配置比例超过40%。在管理亚洲精选电子基金,优质企业控股电子基金和香港电子基金时,蓝筹精选香港股票的比例超过40%。肖楠在第三季度报告中也明确表示,他将来会增加香港股票的分配。
此外,由中国工业证券全球基金谢志宇管理的兴权合益在第三季度提高了香港股票的分配率,除美团点评和腾讯控股外,前十只股票还买入了比亚迪股票(香港股票)。01211)。前海开元在上海,香港和深圳的香港价值股权分配比率在一季度上升32.25%,达到37。06%。
还有很多发行或发行沪港深基金的基金公司,包括创金和信基金,德邦基金以及德邦上海,香港和深圳的领先公司以及核心的庄金和信香港股票发行。上海南部,香港和深圳的优势。
港股的估值未来可能反弹
机构普遍对香港股市前景的投资机会持乐观态度。德邦基金认为,香港股市目前对资金的吸引力正在逐渐显现。鉴于“新经济”的基本面和投资目标,明年香港股票的估值仍有上升空间。
摩根大通中国投资基金表示,自第四季度以来,增长型股票已显示出下降的迹象,风格已转向价值型股票,而股息收益率相对高于其他主要市场指数的香港股票正在追随经济复苏和经济增长的步伐。可能会受到全球资金的青睐。随着疫情逐渐消退,我相信它将继续有助于恢复香港股票的估值。
兴业证券还表示,港股仍不会维持低估值。随着国内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消费,技术,医药,先进制造业具有增长灵活性的长期发展趋势将十分明显,传统产业的增长阶段已经结束,未来可以回归与传统香港股票相当的合理估值水平。行业领导者也将经历重估阶段,与此同时,将调整今年的恒生国家指数和恒生指数的创建方法,并将进一步考虑未来的技术。经济趋势和估值也将反映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