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介绍今天的创始将军之前,让我们看一下这个故事。
抗日战争时期,杨德智曾被日军包围,was可危。消息传来后,大家都在争论是否要解救,毕竟日军实力太强了,即使她得救了也可能无法得救,但会给主力部队造成伤害。
在大家还在讨论的时候,杨勇已经出兵了,找到了杨德智,喊道:“杨大哥,我来了!让我们一起战斗,一起死,一起死,一起生活!”
两位勇敢的将军联合在一起,最终打破了一条血腥的道路而逃离。
后来,每次杨德智提到这一事件时,眼泪都充满了泪水,他说:“如果没有杨勇,我就走了!”
(照片:我军著名的“三阳”:杨成武,杨德智,杨勇)
杨勇将军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总是想着别人。正如彭先生常说的:“工作成功时,您会更多地考虑他人的贡献。工作中遇到问题时,您会发现自己更负责任。”
杨勇将军在战场上度过了半生,受伤十余倍,最严重的一次是在1935年1月。
当时,杨勇率部进攻赤水河两岸的土城,被枪击在脸上,鲜血像喷泉一样冲向冲锋。他的下属试图把他送下来接受治疗,但杨勇坚持战斗。敲掉6颗牙后,杨勇无法说话,他用笔和纸下达命令。
据守卫们说,当时杨勇将军的脸上沾满了鲜血,他的手,铅笔和纸上也沾满了鲜血,直到战斗结束,杨勇才回到后方并经过出来。
杨勇将军非常擅长管理军队.1945年11月,晋河北陆域军区成立了第七纵队,杨勇担任纵队司令。由于该专栏正在筹建中,其成员参差不齐,素质也不高,许多干部担心该单位的战斗力不会提高。但是杨勇却不在乎,说:“部队的战斗力不是天生的,是干部创造的,是战斗达人制造的!”
果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个单位钦佩地看着对方,消灭了2万多名敌人,得到了延安的高度评价。
1960年5月26日,英国蒙哥马利元帅访问了北京军区,北京军区司令员是杨勇将军。参加方节演奏时,蒙哥马利突然对杨勇说:“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尽管杨勇不知道该怎么看,但他没有拒绝客人的要求。
蒙哥马利要求杨勇让士兵们脱下帽子,然后走进广场,围成一个圆圈,对杨勇出场后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表情。
几天后,蒙哥马利通过香港,记者请他分享对中国军队的感受。蒙哥马利说:“我参加了中国军队的刺杀表演,这非常令人震惊。最初,我认为他们都是退伍军人训练了很多年,但我离开了。当您看着士兵的额头时,根本没有皱纹,这表明他们都是非常年轻的士兵。这太不可思议了!”
最后,蒙哥马利说了一个非常经典的句子:“在这里,我要警告我的同事不要与中国军队在实地作战。这已成为军事战略家的禁忌。任何与中国作战的人都可以进出。””
杨勇不仅表示对朋友的忠诚,而且从未对冒犯他的人报仇。
1977年,杨勇将军任副参谋长。在赔偿会议上,有人报告说一个干部踢了脚踢离开了杨勇,负责部门要求杨勇确认,杨勇笑着说:“我记得当时有人踢了我,但我没看见他只要成为过去,只要他没有为损害真理做任何事情,就没有必要追求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