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10月7日报道说,根据公安部的最新数据,“十三五”规划中提前实现了“亿城定居”的目标。期。
“超过1亿农业人口自愿并有序地进行了城市化,登记人口的城市化率从2013年的35.93%增加到2019年的44.38%。”“永久居民的城市化率从2004年的53.7%上升。2013年至2019年。占60.6%”。
中国的城市化率在2019年约为60%,与工业化国家相比仍然相对较低。早在2011年,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业化国家的城市化率就超过70%。
换句话说,这些国家7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中。
一个国家实现现代化的基本城市化率是70%,如果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中国的城市化将至少需要10年才能快速发展。
也就是说,从2020年到2030年,将至少增加中国城市人口的10%,每年至少有2200万人来此城市,十年内将至少有2亿人。
如果您想快速推进城市化进程,请安定下来并放松以使用中央资源。
2019年常住人口为60.9%,登记人口为44.38%,仍然存在16%的差距,这意味着城市拥有约2.2亿人口,但他们并未定居于城市。
因此,未来中国的城市注册人口将增加“ 2.2亿+ 2亿= 4亿”。中国的城市注册人口将快速增长,并有望在未来十年内每4亿人定居城市。
因此,中国的户籍改革已成为促进中国城市化的关键措施,甚至可以说中国的户籍制度已经成为阻碍中国进入现代化进程的主要障碍。
最近,负责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国家发展观察所明确表示,应在十四五规划期间进行重大改革,以促进高质量的城市化发展。
本文列出了拟议的户籍改革计划:
在“第十四个五年计划”期间,应考虑将住区改革从肯定清单改革转变为否定清单改革。首都北京以及中央直辖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可以独立迁徙,提出核心功能区的人口限制范围,全面放开该地区以外的城市及其郊区,新区,县等。
这意味着,居民点自由化不仅将限于拥有300万和500万人口的城市,而且还将直接鼓励放松拥有500万以上人口的超大型城市的居民点。
甚至包括“北京和上海”在内的中央直辖市也向户籍管理推荐了“负面清单模式”:除了指定的自然控制区外,其他地区的定居也放宽了。
在“十四五”规划的初期,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在北京和上海等特大城市中开放定居点。
上海交通大学杰出教授卢明坚持认为:
首先,二三线城市的完全定居自由化对人才的获取影响很小,并且在促进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作用有限,未来的人口将主要聚集在大城市中。
越来越多的农民工不愿在小县定居和工作,因为他们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只有当他们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主要城市以及一些强大的省会城市时,他们才是至关重要的。城市疾病暴发与人口拥挤无关,主要是由于管理,规划和工程问题。未来人口聚集到主要城市是全球趋势。
我们故意检查了美国,日本和韩国的人口集聚水平,发现这三个国家中四个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占该国总人口的20%以上。
例如,美国的四个主要城市,纽约,洛杉矶,芝加哥和休斯敦的总人口为1.75亿,占美国3.27亿总人口的53%。
因此,美国是永久人口高度集中在大城市的国家。另一个例子是日本,东京,大阪,横滨和名古屋这四个主要城市的常住人口总数超过5000万,占日本1.27亿总人口的40%。
另一个例子是韩国,首尔的常住人口超过1000万,四个最大的城市加在一起有2000万以上的居民,占总人口的30%以上。
这表明了一个内在规律:人口城市化的快速发展最终是经济发达的大城市人口积累的过程。
根据2019年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们分析了中国15个经济最发达的城市的人口,发现中国的常住人口非常贫困。
中国的15个经济最发达的城市的常住人口仅为2.12亿,占中国总人口的15%。
如果仅计算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这四个主要的一线城市,总常住人口仅为7400万人,约占总人口的5.5%。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在中国,常住人口中85%以上(约11亿)居住在经济水平中等或欠发达的地区和城市。
中国的15个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占全国GDP的30%,但仅占全国人口的15%。中国的富裕程度远高于人口密集度,这是中国人均收入无法达到的主要原因快速增长。原因。
考虑到“十四五”时期的这种情况,户籍改革的深度将不可避免地增加。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20年4月发布的《 2020年新城市发展和城乡一体化发展关键任务》明确提到了以下三点:
首先,监督和鼓励常住人口少于300万人的城市完全取消定居限制。
第二,鼓励城市常住人口超过300万人的城市从根本上取消对重点人口居住的限制。
第三,鼓励一类有条件城市全面取消定居限制,超大型城市取消新郊区的定居限制。
其中,“鼓励大城市解除对新城区的居住限制”是新的核心内容,关键是鼓励人口迅速向大城市转移。
在这种趋势下,中国的城市结构将在未来十年中取得重大突破,尤其是从2020年到2030年:
首先,一个拥有2000万人口的城市可以转变为拥有3000万甚至4000万人口的大城市;中国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拥有4000万人口的超级城市或核心大都市。
上海是最有可能发展的城市,拥有3,000万人口,首都北京+北京地区的核心大都市可能超过3,000万。
其次,目前的1500万城市将完全超过2000万的水平。例如,深圳,广州,成都和其他城市的人口应超过2000万。
天津是一个不同的物种。由于户口的优势,天津的定居政策相对保守;同时,由于北京虹吸效应的放大,未来10年天津能否达到更高水平相对不乐观第三,目前拥有一千万人口的城市将在未来影响到一千五百万个城市,力争到达武汉,苏州,南京,无锡,宁波等城市超过两千万。
保守地估计,在未来十年中,中国15个最发达城市的常住人口将至少增长50%,人口将增加1亿。
如果能够在北京和上海这两个超级城市中改革户籍制度,那么未来十年,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这四个主要城市的总人口将至少增加一倍。
否则,广州和深圳这两个城市的人口在未来10年肯定会超过2500万,并成为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
第四,随着人口逐渐集中在大城市中,大城市的“扩张”将加速。例如,上海和深圳很有可能在第十四个五年计划期间再次增长,而广州和北京的扩张则是也很值得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