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快报》抗日战争大型泥塑,南京民间文化与水保护系列……这些宏伟而独特的泥塑都是南京的传统工匠朱经纬制作的。他是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城市一级泥人的继承人。又以其精湛的工艺而被称为“江南泥王”。对他来说,打泥意味着喜欢它:“只要我喜欢,我就会喜欢它已有40多年了。”
△朱经纬的《南京民俗文化丛书》
△朱经纬为节约用水而创作的系列
“民间艺术强调灵感与手工艺的结合。工匠必须首先热爱生活,生活充满主题。“根据朱经纬的娴熟之手,经常看到的泥土变成了一件令人赞叹的艺术品。”
△朱经纬创作
十三岁时,他根据自己最喜欢的漫画《猴子王打败了骨灵》制作了人生中的第一部作品。朱经纬开始了自己的创作道路,历时40多年。
粘土制造商必须首先找到优质的原材料。过去,朱经纬总是拿着铁锹和背筐去山上或河边的池塘里挖泥挖。“绿色的泥浆感觉和感觉都像丝绸一样。它对形状的影响特别好,但闻起来有点大。它是池塘中的泥浆。”
△找泥
△疏ed
疏dr污泥经过揉捏污泥,生活污泥,打浆污泥,唤醒污泥等一系列过程被带回,这需要很长时间,而且非常麻烦。对于朱经纬来说,这也是构思和设计的过程。。这些角色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并且首先形成了行动框架。“在揉搓的过程中,我用手中的泥土逐渐产生了感觉,并且当它散发出来时,它具有生命力。”
△捡泥
△泥
△兴泥
如今,大多数粘土人泥都可以买到现成的,这可以解放双手并节省能源。朱经纬开始压制泥人的形象。他手中的泥是“活着的”。他有自己的挤泥方法。挤出泥塑人物的第一步是将人的头顶出,角色的脸通常呈蛋形,很容易塑造。然后捏鼻子,然后是嘴,眼睛和耳朵。在泥塑人物上戴一顶帽子,并添加一些头发。
△黏土人
看似简单的手动过程相当考验了创作者的技巧和对朱敬伟所谓的“心与手的统一”中人物的理解。传统的工匠很难将他们的想法转化为文字,因此他们的内心和双手的感觉也会迅速改变。“有时候,当我回来喝水时,我觉得刚被捏住的那个人不是正确的姿势,我不得不再次移动它。”
△仔细思考
1950年代,淮河修复,新安江水库建成后,水的保护建设如火如荼,朱经纬所在的河海大学为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决定创建一个关于这一主题的系列论文,向老一辈的专家学者表示敬意,以及为打造前沿阵线而辛勤工作的工作人员。
△水利建设系列
设计了各种场景,例如“测量”,“夯实”和“水坝大楼”。朱经纬擅长捕捉和表现即时表情,作品中的人物造型各异,充满活力,服饰和工具栩栩如生,使观众沉浸在时间的情节和场景中。
朱经纬的人物通常被现实地夸大,徒手的风格表现为扭曲。泥塑人物的上半身长而下半身短,脖子很细,很容易辨认。他的大部分早期作品都反映了南京老城区的生活场景,例如“南京板屋店”,“南京小吃摊”和“挤公交车”。一些人在横德立手表店外等着一个场景和一盘棋在他旁边的煮熟的馄饨上,有两家相邻的咸水鸭店的老板,每位老板都吸引着顾客……这似乎在讲一个时代的故事。
△南京民俗文化丛书朱经纬在普通的街道上拍了数百幅秦淮小场面,历时十年。他称这一系列为南京的“清明节上河游”。“整个系列据说长20米,到目前为止已经达到7米。”朱经纬在完成的部分上断断续续地花费了10年。“最难的部分是收集资料,包括照片和历史文献。”他说,这一系列作品的结局应该是描绘老年人日常生活的庆祝活动。Modern Express + / ZAKER南京记者宗庆,钱念秋/温兆杰,郑锐/图片